麦垛

都来学语文(淼淼) · 2017-03-21 08:37

麦垛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每天更新的内容都是提前一天写好的,昨天白天和女儿玩了一天,晚上下课回家,正在愁该写点什么,婆婆刚好就聊起了这件事:“天天写文章也不容易啊!”真的说到我心坎上了:“是啊妈,明天的内容我还没写,正寻思呢。”婆婆说了一个特别形象的比喻:“这就像做饭似的,吃完这顿就得想着下顿做什么!”是啊,婆婆每天做饭不容易!我每天写一篇推文,不就像做饭一样嘛,我也应该偶尔换个口味,不能天天写作文。

 

那么,这期写什么呢?因为我从山村来,所以特别有乡土情结,今天还想写家乡。把我们村从东到西,从南到北想了一遍,都是轮廓,没有具体的事物或地点,没法构思。后来我想起了前面写过的那篇《结冰的河》,当时写得特别顺畅,那么还有什么能写的呢?我又想到了周末上课时候讲过一篇写稻草的文章,一下子就有方向了。

 

是的,小河、井、稻草、池塘、树林都是村庄的象征,就是酒是粮食的象征,金子是沙石的象征。我想起了我们村的麦垛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麦垛》  

 

收完了麦子,田里的麦秸秆就被一把火都烧了(村里人称之为烧荒),刚烧过的麦地里总是有孩子们的身影,他们在搜索那烧熟了的麦穗,用力搓几下,再轻轻一吹,手心里只剩散发香味的麦粒,往嘴里一扣,既香又有嚼劲。

 

有一垛麦秸秆因为离群而幸存了下来,但也难免有些孤独。后来那块地重新翻耕,种上了秋萝卜,那一垛麦秸秆就戳在田埂上。

 

地里的萝卜一天天生长,根越扎越深。一群偷萝卜吃的孩子发现了这堆麦秸秆,他们一哄声地冲了上去,麦秸秆敞开怀抱迎接陷入麦垛里的孩子们,开心极了,激动地在微风中颤抖,像蝴蝶煽动金色的翅膀。孩子们像小燕子一样在麦垛上上下翻飞,你追我赶,累了便放纵地在麦垛上躺成一个大字。麦垛簌簌作响,像宠溺孩子的妈妈们的细细絮语。

 

不但萝卜熟了,整个世界都熟了,人们来田里收萝卜、割黄豆、扒苞米,歇息的时候,就从麦垛里抽一把麦秆垫在地头,坐下来抽根烟,喝口水,或者吃着送到田里的午饭,这时人们常常欣慰地说:“幸好还有这一堆麦秆!”麦秆便为人们的欣慰而高兴起来。

 

秋收过去了,人们播下了过冬的小麦。一切秋虫都噤了声,天地间已然奏响了冬的前奏。麦秆没有了那种“百川东到海,何时复西归”的期盼,就像一朵曾经绽放过的花那样,静待冬的来临。一场大雪,将整个世界都装点成一个颜色,唯有那堆麦垛在白茫茫的天地间撑起一个穹顶似的弧线,装点着寥廓的田野。

 

在消融的冰雪中,麦秸秆一点点地腐烂着,最终融入到土地。在戳着那垛麦秆的地方,新生的麦苗已透出新绿,迎着微寒的春风,高高地仰着头,报晓春的到来。

 

 


都来学语文(doulaixueyuwen)

 查看原文  分享到微信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
doulaixueyuwen
初高中语文学习交流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