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男人知道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会怎么做?

男人

玩转河南 · 2017-03-21 08:38

如果男人知道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会怎么做?

1

当法国的航班降落在S市时,顾恩恩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喜色。

 

“季非离,我的未婚夫,我回来了!”

 

顾恩恩在等行李的时候,一边不停的打着季非离的手机,可是连续打了五通电话,对方也一直没有回应。

 

她皱了眉头,脸上有些淡淡的不悦。

 

今天是星期天,他应该没有在上班啊,他到底是到哪里去了,怎么一直不接电话?她有些赌气的抿着唇,待看到传送带上的LV行李箱到达眼前的时候,便弯腰去提。

 

她的一头浓黑长发垂了下来,现出了白皙纤美的脖颈,散发着迷人的气息,配着遮去半张脸的黑色大墨镜,更是凭添了一种别样的神秘感。

 

此刻,机场的大厅早就已经布满了便衣特警。

 

他们今天早上刚刚从线人那里截获一条可靠消息,大批的冰-毒会经由法国流入S市。为了能够顺利的完成行动,S市公安局特地请求军区特警队支援。

 

而军区赫赫有名,号称“军神”的季参谋长,则坐镇指挥。

 

“参谋长,陈队长请示,目标出现,我们是不是应该行动了?”

 

“嗯。”犹如古老的大提琴声音,低沉中带着一份不可抗拒。

 

声音的主人放下覆在脸上的望远镜,露出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,清俊的面容,高挺的鼻梁,浓黑的眉毛,薄薄的双唇透着一股神秘的孤傲。

 

他就是号称“军神”的参谋长季非凡。

 

顾恩恩小心的拉着自己的行李,带着急切见到季非离的心情向大厅外走去,突然,前面涌来一阵骚动,她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,动作利落的走出机场大厅,上了一辆就近的出租车。

 

季非凡从望远镜中骤然看到那个惊鸿一瞥的身影,嘴角不可见的微微上扬。

 

呼叫器突然响了起来,里面传来了陈队长急切的声音,“呼叫,呼叫,我们这边出了问题,没有发现赃物,听到请回答,听到请回答。”

 

季非凡的脸上浮上了一抹异样。

 

这一次的计划天衣无缝,除了他,没有人事先知道消息,跟着他的同志也都全部屏蔽了外界的通讯设备,除了呼叫器,根本不可能向外传递任何消息。

 

可这消息……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……他敛了深色,吩咐,“下车”。

 

一个高大的身影向他跑来,粗气报告,“参谋长,情况查清楚了,赃物被掉包了,是这个女人。”

 

陈队长说着,便把平板电脑递给季非凡。

 

珀色眸子看到平板电脑上的女人时,骤然掀起了一阵波澜。

 

这……不是刚刚他注意到的那个女人吗。

 

他眉头微微蹙了蹙。

 

因为职业的关系,他习惯对周围的事物进行不自主记忆,他刚刚在留意到那个女人的时候,自然也看清楚了她所在出租车的车牌。

 

他抿着唇,修长的手指在电脑上点了几下,然后递给了陈队长,“查。”

 

陈队长瞥眸看到平板屏幕上的车牌号,有些疑惑,但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,“快去排查。”

 

与此同时,S市一幢漂亮的法式别墅中,正上演着一处别开生面的酣畅淋漓。

 

顾恩恩来到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别墅,手里握着季非离寄给她的钥匙,满面笑容,心里涌上一种回家的甜蜜感觉。

 

这里有她爱的男人,有着她一生的幸福。

 

只是,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,入目的却是生活给她开的一个大玩笑!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大学舍友安琪竟然背着她做出了那样的事。

 

两人共同举着一把尖刀,死死的插入了她的心脏,击碎了她所有的美好,让她的无知和幻想都彻底暴露在阳光下。

 

震惊,绝望。

 


2


顾恩恩定定的站在原地,只是觉得自己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,千斤万斤重。而她的心,正在一点点的下坠,沉到了无底的深渊。

 

“恩恩……”听到门响声,季非离身形顿住,慌忙的爬了起来,裹住了那一片不堪,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 

而床上的女人也顺势拉起了床单,盖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

顾恩恩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,心里翻涌不休,脸上风轻云淡,“没什么,就是想你了,所以就回来了。”

 

这句话现在说出来,真心讽刺。她的迫不及待,她的满心期待,此刻早已经灰飞烟灭。

 

她又看向安琪,心底的痛深沉了一些,唇角的笑意又加深一分,“安琪,你其实不用遮的,毕竟大学的时候,我们总在一起洗澡。”

 

“恩恩。”安琪搂着身上的遮羞物,面带愧疚,“对不起,我和非离,我们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

“只是怎么?”顾恩恩的嘴角的笑意缓缓的落了下来,眉宇间一抹尖锐的凌厉横生。

 

她的转变,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刺进了安琪的心口。

 

她竟不知道,向来柔软的的顾恩恩竟也有如今这样的骇然和凌厉。

 

季非离挡在了安琪的面前,带着极度的保护,“恩恩,这件事情你听我解释,我本来……”

 

“够了!”顾恩恩背过身子,紧咬住嘴唇,血丝一点点的渗出,“季非离,我不问,是给你脸,更是给我自己尊严。你不要脸,我还要!”

 

说完这句话,顾恩恩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,转身的刹那,她却泪如雨下。

 

三年的感情,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

多么可笑,多么的触目惊心。

 

顾恩恩无力的靠在墙上,全身无力。

 

“不许动!”

 

“举起手来!”

 

几个握着重枪的绿色身影围住了她,挡住了炽烈的阳光。

 

她抬起头,看着面前的精锐武装力量,淡淡然一笑,用尽了她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,而后昏了过去……“呼叫,呼叫,嫌犯已抓到,所有赃物缴获。”

 

季非凡听到呼叫器里面的回答,高深莫测的一笑,“回局里。”

 

*病房里,输液管中的液体有节奏的静静滴落,透过玻璃窗,季非凡看到了脸色苍白,仍旧在昏迷中的女人。

 

“医生,嫌犯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陈队长很着急的问。

 

“没什么问题,大概是情绪紧张和过度劳累造成的脱水,很快就会醒过来了。”

 

病床上的女子,沉沉的睡着,长长的头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,柔和的五官投下淡淡的阴影,整个人安静的就像一朵洁白的茉-莉花。

 

陈队长还在和医生询问何时可以审问病人的问题,司机小李走过来很恭敬把手机递到了季非凡的手中,他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,脸色沉重,走到了一边,低声应答:“爷爷,什么事情。”

 

电话里面传来了苏老军长的爽朗的笑声:“非凡,爷爷找你还能是什么事情啊,当然是关于你的终身大事啊,到底想好了没有啊。”

 

季非凡蓦地蹙眉。

 

自从妈妈过世之后,爷爷倾尽心血,一手将他培养成才,成为军区里面最年轻的参谋长。如今,老人家最担心的是,已过而立之年孙子的婚事。

 

“爷爷,这件事情我们还是缓一缓再说吧,我现在在外面执行任务,改天我回家和您面谈。”

 

匆忙挂掉了电话,季非凡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


3


总是逃避不是办法,迟早,爷爷还是会逼迫自己结婚,看来自己得想个应对之策了。

 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

有点嘶哑的咳嗽声打断了季非凡的思绪,病床上女子的长睫毛扑扇了几下,眉头紧蹙间,整个人缓缓的醒了过来。

 

白色墙壁反射的强光让顾恩恩不由得抬手去挡,定了定神,想要从床上爬起来,却感到手背上的疼痛。

 

原来,这是在医院。

 

她的脑袋依然昏沉,对于刚刚发生了什么,全都断片了,只不过那些丑陋的画面却如毒蛇般钻进了她的脑海里。

 

她的神色有些黯然,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。

 

这一切都落在了窗外男人的眼中。

 

他迈着标准的步伐走到了陈队长的面前,带着命令的口吻说:“你先回去吧,这个犯人我来审讯。”

 

“可……”陈队长刚发出了一个转折信号,男人就已经转身走进了病房。

 

什么意思啊,军神就了不起啊,局里请你们来是协助调查,仗着局长的关系,居然宣兵夺主了,白白的让自己失去了一次升迁的机会。

 

陈队长心有抱怨,可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。

 

玩转河南(gh_6d923ec08e1a)

阅读原文  查看原文  分享到微信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
gh_6d923ec08e1a
收录河南最新最全的咨询信息,全面了解本地最新的吃喝玩乐打折优惠动态,同城交友,线下聚会,扩展自己的朋友圈.一键关注,轻松拥有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