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铁茶室|细细老师:让更多间性人朋友看到我们的完整

朋友

BeijingLGBT(小铁) · 2016-12-23 07:35

小铁茶室|细细老师:让更多间性人朋友看到我们的完整

冬至


小铁茶室 · 诉说多元故事直到世界尽头

每个二十四节气日都给你讲一个多元人物故事

有些人,即使保持沉默也有着绝对的存在感,看到ta就觉得让人莫名的安心。细细老师就是这样的人。


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香港经济处于一个上升时期,经济增长强劲,一度与新加坡、台湾与韩国齐名,成为“亚洲四小龙”之一。政府大力投入公共基础建设,改善民生问题。香港政府很早就为低收入人群提供廉租房,在1960年左右,香港屋宇建设委员会推出廉租屋邨(同“村”字),为有香港拘留证。1965年,在观塘秀茂坪下邨的廉租屋邨,也就是日后所称“公屋“。一户祖籍广东的家庭,诞下了一个小宝贝,就是日后我所认识的细细老师。


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中心的“间性人”分享会,初见细细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;第二次则是在香港的“细细老师身心诊疗室”,香港的朋友带我去看医生,医生居然就是细细;第三次我们在曼谷的世界同志大会相遇,二人坐在会场旁的小花园里聊天,细细老师头上有红色的图案,特别俏皮,是一同开会的墨西哥艺术家的作品。第三次我才有幸听到细细的故事。



“我出生就与大家不同,大家都知道我有生病”


细细刚刚出生的时候,生殖器的部分有一条小小的肉,尿道长在了会阴处。半岁的时候,细细的“阴茎”两侧长出了两个小小的肉球,被医生判定为“睾丸”,也“证实”了细细老师的男儿身份。ta的诞生为家庭带来了欢笑——陆家第一胎是一个男孩。然而这一切也让细细的家人做好了看给细细治疗“不完善生殖器”的准备。

 

6岁开始,细细便经常由奶奶带去接生所和健康院“看病”,那时候实际是去做评估,却一直神神秘秘,凡是街坊询问,都一律支吾含混过去。

 

那时住在公屋,左邻右舍都是比较贫穷的居民,邻里关系非常亲近,人与人之间非常坦诚,大人们经常在楼下小花园里摇着扇子纳凉聊天,孩子们飞来穿去的玩耍,而细细总是觉得自己对大家有所隐瞒,坐的离人们比较远,小小的心里就觉得和他人有隔膜。在幼稚园,男孩子都是站着小便,而细细则一个人被分配到单独的卫生间,“里面漆黑一片,就很怕,只有我一个人。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是单独的一个卫生间。”

 

到了小学,细细不得不面对校园暴力。彼时香港的卫生间还没有隔间,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所有人方便的样子,作为一个“男孩子”,细细每次去卫生间都会遭到同学的非难,被要求给同学看下体,证明自己的性别身份。在一年级的时候细细就很讨厌上学了。

 

8岁的时候,家人要带细细去做手术,她非常的开心,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“生病的男孩子”,如果做了手术就不会再被欺负了,自己会迎来新的人生。没有想到的是,大大小小的下体手术,一做就是五年。


小学时代可爱的细细


“医生说,不做不会死,但会比死更痛苦”

1930年美国霍普斯金大学才创先开展生殖器再造的手术的实验,彼时世界上大部分的手术经验都是男性生殖器再造为女性生殖器,男性生殖器再造的经验在整个亚洲地区都非常罕见。细细在那时经常被来自不同国家的不同医生检查,”观看“。


第一次做手术,医生试图把原本的尿道堵上,在“阴茎”上开一个口做尿道,需要插入一个管道到“阴茎”上。此外,因为担心小阴茎的男孩以后找不到伴侣,医生们很”贴心“的要给细细做阴茎增大的手术,只为小”阴茎“能变成为陆家传宗接代的“合格阴茎”,细细之后难逃各种惨绝人寰的“缝缝补补”,沦为医生们的“小白鼠”。为了可以站着尿尿,为了可以传宗接代,细细在13岁前一直承受着手术的苦痛,做一次手术,第二天“阴茎”便会破裂,严重的时候甚至出现好几个洞,小便的时候如同“花洒”, 那种疼痛比尿路感染更难忍受;亦或者“睾丸“发炎,出现疝气,细细经常痛苦的想“自己肚子里究竟有什么是正常的?”


手术耽误了学业,细细只好重修,没想到仍然是遭受到同学的各种欺负。无奈之下,细细只好开始学做男孩。那时候的男孩子分为文艺派男孩和蛊惑仔派男孩,前者主修(为女孩儿)弹吉他和拍照,后者主修骂脏话和抽烟,通常文艺男孩和古惑仔不是一路人,细细却要文武兼修,为了能够称得上真正的”男孩身份“。


整个家庭因为手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父母为了让细细成为“真正的男孩”,在细细身上花了很多的时间和金钱。她仍记得,一次手术,医生跟父亲说这次手术需要输血,因为会失掉大量血液,父亲东拼西凑借了三百港币(现在价值两三千港币),买了两袋血,最后手术的时候却根本没有使用。父亲为了“治好”孩子更加努力的赚钱,却被骗导致负债累累。细细很自责,认为自己给家庭带来负担,也使得弟妹认为父母在自己身上花了很多时间而无暇顾及弟妹。小小的细细就开始有了抑郁症。


在那五年当中,前后也有十多个病友,都是存在类似问题的小孩子,很多人在离开后前几年都保持着联系,后来渐渐失去联系,据说有些人在中学时代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其中有一个朋友K,也是需要变成“真正的男性”, K的样貌据说非常帅气,但因为生殖器的问题,在婚恋问题上屡屡受挫,在和最后一任女友谈婚论嫁之前,K坦白了自己的身体状况,遭到对方的抛弃,K最终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,几年后,细细得知了这个消息,哭的难以自己。


多年后,有医生告诉细细,华人地区的家长,通常都希望能够让间性人的小朋友变成“男性”。以为家庭传宗接代,光宗耀祖。成为男性/女性的单一性别,对许多间性人的小朋友而言,是一场噩梦,一次又一次的酷刑。


13岁,细细终于鼓起勇气拒绝再次接受手术,她问医生,不做手术会怎样,医生冷漠的回答告诉她“会比死更痛苦”。彼时细细信了基督,即便知道选择做自己不容易,她还是开始了自我疗愈的抗争之路。那时候她也有个梦想,希望自己长大后可以成为医生,这样就可以不被那些医生摸来看去,就不会再忍受痛苦折磨,还可以帮助其他的小朋友做手术。30年后,细细心愿达成,在香港,许多病患都在细细老师位于尖沙咀的小诊所得到了救治。


“为什么不考虑做女生?难道不怕死?”

1980年代,香港在经济上全面起飞,由制造业主导转型为服务业主导,逐步由工业制造中心转型成亚洲金融中心。在这个时期,社会福利也成为香港社会发展的重要需求,带动了社工专业在港发展。细细在这时代洪流当中,机缘巧合,走上了社工“以生命影响生命”的道路。


细细在16岁的时候离家,因为不想继续和父母开展拉锯战。之后直到30岁,细细都是在电气这样看似比较“阳刚”的行业工作,虽然每次帮别人修理好东西很有成就感,但慢慢发现修好东西的成就感之后逐渐减弱,因为机器无法和人交流,而细细则很喜欢和人交流,产生羁绊。平日细细也充当朋友们的私人顾问,很多朋友都会把各种心事和她倾诉。在朋友介绍下,细细有机会去应聘一个老人院的社工工作,她温婉的气质,如春风拂面的谈吐,打动了老人院的工作人员,对方在面谈尚未结束就迫不及待要和细细签约。虽然上班第一天就因为劝阻老人不要喝酒,被老爷爷拿着酒瓶追打,细细在老人院的工作持续了十年,这期间也勤勉学习,获得了社工和咨询师的各种专业证书。更是自学中医,得到了专业的中医执业证。


37岁这一年,细细陪同一个好友去泰国,好友白天有公务,细细便独自在曼谷街头闲逛。曼谷的天气很炎热,细细走累了想去咖啡馆坐坐,便沿着街道,寻到一处富丽堂皇的“酒店”,里面有一家咖啡馆。让细细颇为好奇的是,这家“酒店”里的工作人员都穿着白色的制服,很像医生和护士,细细喝完咖啡,便在那家高级“酒店”的大堂里四处看看。有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可以提供全身的身体检查,细细感到很惊讶,酒店居然会提供医疗服务。后来她才意识到她是误进了一家“华丽”的医院。当时她心想应该了解下自己的身体状况,看看是否应该预备些后事,好能照顾到自己的母亲。便狠下心花了钱去做身体全面检查。当时在那边护士直接认为长发披肩,温温软软的她是女性,便在性别一栏写了“female”, 在检查项目里自然有“B超” 这一项。在做B超的时候,医生拿仪器在她身上比划了半天,之后出去叫了另一个年长的医生进来,第二位医生也是在她身体上看了半天,之后又出去叫了另一位医生进来,三位医生之后商量许久,最后告诉细细——其实细细是雌雄同体的双性人。他们给细细做了检验,发现细细所谓的精液里面其实根本没有精子。时隔二十年,当细细提到这件事仍然难掩情绪。“TMD,我以前受了那么多苦,做了那么多手术都是白做了?” 为了成为所谓可以传宗接代的“正常男性”,这些年流下的血泪,都随风飘逝了。


回到香港,再次去医院做检查,有医生说“或者你就接受自己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吧。” “东西”,这个词让细细感到愤怒,在许多人的眼里,间性人似乎连“人”都不算。也有比较友善的医生告诉细细“如果不想死的话,还是把男性的部分切除了”。细细的身体因位对雄激素不敏感,因此睾丸和阴茎都没有发育完全,体内也留存一个未发育完全的子宫。由于身体对雄激素不敏感,又分泌出更多雄激素,身体器官癌变的风险很高,之后她切除了子宫和“阴茎”以及两个类似“睾丸”的组织,事后又发现,两个类似“睾丸”的组织,其中一个应该是暖巢组织。


做完手术后,细细觉得轻松了许多。回想起过去,小孩子的自己在手术室躺着,见到医生就主动快速脱下衣服,因为已经怕被弄痛怕到死,那时候面对医生已经麻木……终于再也不用承受那些。细细亦下定决心要为间性人发声,不希望更多的间性人小朋友遭受自己过去承受的一切。在成立“藩篱之外”最初几年,以“支持间性人权益的医生”身份开展间性人工作的细细,心中始终觉得自己是残缺的,对于间性人的身份无法悦纳。直到2015年,彼时细细已经以“间性人”身份出柜,在一次分享过后,有观众跟细细说:“细细老师,我觉得你出生的时候是完整的,只是那些手术伤害了你,令到你身体残缺。” 细细当时没有很大反应,回家后,这句话盘旋在她脑海里,她哭了一夜。


如今她完全接受了双性人的身体,虽然,还是要和抑郁,要和这社会的歧视抗争,她的身上,已经生发出一种温暖的力量。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看到医生就很害怕的小孩,那个努力去配合性别矫正手术,努力学做男孩的“生病小男孩”。


在曼谷的最后一日下午,我们聊天的时候,都非常疲累,又没有水喝,在那种状态下说了三个小时,聊完后我真的有种“身体被掏空”的感觉,数次,细细老师也红了眼眶。我最后竟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,我对面的细细,经历了那么多,在我的生命经验里都是无法想象的。“如果小时候我也在你身边,我一定会陪你去上厕所的。”最后只说出这样孩子气的话。


“我们要约定,好好活着吧。” 我变得忐忑了起来,最后只想出了这样的约定,似乎活着就是天下顶难的一件事,然而也许这对很多人而言是一个事实。


我与细细老师的合照


细细还是笑笑的,这时候她头上墨西哥画家画的图案已经彻底花掉了。“有时候都觉得不想活了,这样的想法从少年时代就跟着我,但还是觉得,要给间性人的孩子一个榜样,间性人也可以活的好,也可以帮助他人,对社会有所贡献……只是现在没有做好的部分是,我还没有一个伴侣,让大家看到间性人也可以收获爱情,很多女孩子来了,说自己可以接受间性人,最后却还是发现自己不能接受。” 


“神啊,请一定要让细细老师幸福呀。” 没有宗教信仰的我,咬着自己的嘴唇暗暗向不知是哪里的神祈祷着。


“下次再见!”她穿着亚麻的衫,夹着空气里的风,如野良猫般走出我的视线,奔赴与另一个间性人活动家的约会。


作者丨小铁

编辑丨Reedy


【活动推荐】

圣诞节礼物互换趴

英语角 | 12月22日 LGBTalk

实习生招新

彩虹说|一拉一基聊台湾同运


【文章精选】

不会因为我是同志,就要格外对你们好

搜狐视频采访小铁

北同爱情故事|爱在上林连载(四)

两个妈妈和她们的龙凤胎宝宝


BeijingLGBT(bjlgbtcenter)

 查看原文  分享到微信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
bjlgbtcenter
北京同志中心官方微信。北京同志中心成立于2008年2月14日,作为一家民间公益组织,通过在北京地区提供社区服务和开展倡导活动来增强中国同志(LGBT)人群的自我认同;推动同志运动,消除歧视,实现平等;并促进多元文化和公民社会的发展。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