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依旧笑春风【12】

风筝上的栗子(图书馆改作业的我) · 2017-01-12 15:21

桃花依旧笑春风【12】

那天一大早,叶岚便起床了,她要到灵泉寺去看看那位轩夫人,至于秦谦……叶岚望了望紧闭的房门,叹了口气,自己把门带上了。

“你怎么在这?!”

叶岚落到灵泉寺大殿的房梁上的时候,发现有人捷足先登。那人一身玄底银丝祥云暗纹的衣裳,只有秦谦那么闷骚的人能穿得闷而不骚。可是他不是……

秦谦以手作枕,翘着二郎腿,安适地躺在人家的房梁上。

“就是路过来看看。”

叶岚翻了个白眼。你路过居然比我来得早,真是见鬼了。

“轩夫人真是心诚啊,这么早就来到小寺……”住持正在往殿里引人,嘴里自然寒暄话不断。叶岚在心底给了个不屑:这里还有两个来得更早的人呢!

“住持客气了。只是我在这边小住,还请住持多多费心。”

是叶岚听到的那个华衣妇人的声音,她赶紧拍了秦谦一下,示意他往下看。

秦谦一个翻身,变为半蹲的姿势,眯起眼睛好好将进门的人一阵打量。汪莘丹进门之后,后面跟进来的还是个熟人——轩云霄。他拱手向住持施礼,道:“那就烦请住持照料我母亲了。另外,之前供奉的杜倾玥先生的长明灯劳烦添两斤香油。”

秦谦一直盯着汪莘丹的脸,叶岚却听着轩云霄的话开始嘀咕:“杜倾玥……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呢……”

哦,想起来了。

他他他他不是顾茗烟的老情人么!

顾茗烟至今未嫁据说就是因为他。似乎二人打了什么赌,都不肯认输。这二人脾气都算执拗,这么多年了,虽说一个未嫁一个不娶,可就是老死不相往来。五年前,杜倾玥突然下落不明。江湖传言他应当死于上门寻仇之人。顾茗烟对此也没有什么表示,只是穿了一年的孝服,斋戒了三年,还在灵泉寺供奉了一盏长明灯。

她信了江湖中他已身亡的传言,却仍存一丝希望,愿他在人间安好。

轩云霄来替她给杜倾玥添香油……这不是就承认了轩云霄的身份了么?

汪莘丹住进灵泉寺的厢房之后轩云霄便离开了。叶岚和秦谦来到厢房附近,却见汪莘丹出门放了一只鸽子。大约半个时辰,后山谷中便升起一道紫色烟花,汪莘丹便带了一个食盒拐进了一条隐秘的小径。叶岚秦谦对视一眼,也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。

小径曲折蜿蜒,落英缤纷,前一天还下过雨,泥泞难行,汪莘丹却走得极为平稳,似乎来过许多次了。转了大约一刻钟,便豁然开朗,一片修竹迎风微曳,顺着走进去,便看见一个舞剑的身影。

“天哥,歇息会吧。”

汪莘丹提着食盒走过去,放在屋前的石桌上。秦谦和叶岚屏了呼吸隐在竹林间,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。

“今日不是什么大日子,如何便过来了?”舞剑的男子收起佩剑放在桌边,坐在汪莘丹对面,汪莘丹一言不发地往外拿点心碟子,突然泪如雨下。

“怎么了?他欺负你了?”男子眸光一凛。

汪莘丹连忙解释:“没有没有,这几日都没见着他……天哥……我们的孩子……我找到了我们的孩子……我们的孩儿还活着……”

原来,男子便是云海山庄庄主秦天啸。当年轩老庄主突袭云海山庄,还给他扣上了私通邪教的罪名。秦天啸被逼进地下练功室,外面火势太大,他无意中找到一条密道方才脱身。而逃生出来听到的消息便是汪莘丹要与轩云霄父亲成婚。

他在她成婚之后的一个月出现在她面前,听她讲了她的不得已。秦天啸心中明白,自己已经没有了云海山庄,自然给不了她更多,何况全天下都当他是个死人,他再出现难免会被赶尽杀绝。

汪莘丹没有想到自己会给秦天啸带来灾难,秦天啸却不甚在乎。他与灵泉寺的住持曾有交情,便在这后山隐居下来。汪莘丹每年都有三个日子要过来,秦天啸生辰,孩儿生辰……以及孩儿的忌日。她在轩家堡保全自身全靠委身轩家家主,可是流着秦天啸血脉的孩子是万万留不得的。她便嘱咐仁伯将孩儿送出去。仁伯本来找了一户农户,谁知轩庄主早有安排,令农户接到孩子之后立马解决。

所幸那农妇的心地善良,不忍自己下手,便放进个盆子里,顺流而下,算是听天由命。

汪莘丹后来知道那人做的手脚,伤心了一阵。秦天啸知道后也只能慨叹秦家无后。

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得知自己孩儿尚在人世的消息。

“惟礼……他怎么样?”

秦谦听到秦天啸唤自己名字,有种奇妙的感觉,走了神,一时气息不稳,弄出了些声响。秦天啸顺手拔出桌上的佩剑朝着秦谦的方向扔了过去。

秦谦挺身一个空翻,稳稳落到地上,剑锋堪堪擦着他后背飞了过去,叶岚也吓了一跳,跳下来查看秦谦有没有事。

“阁下一路跟到这里,不知有何贵干?”秦天啸站起来,向着秦谦的方向问。

汪莘丹也吓了一跳,今日太过激动,太过急切想告诉他好消息,竟忘了提防。

“我……”秦谦想说些什么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叶岚一下子跳起来。

“什么有何贵干?你下手没轻没重的,要是他躲不开你们秦家就绝后了你知道吗?!”

秦天啸和汪莘丹对视一眼,快步向着秦谦奔过来。

“你……你说是我孩儿……有何证据……”汪莘丹有些紧张,结结巴巴。她见了秦谦的眉眼便有八分相信了。秦天啸只盯着秦谦,一言不发。

秦谦从衣服里拉出一条线,线上挂着一块玉。

秦天啸见了这块玉,便什么问题都没有了。他送给儿子的满月礼,亲自挑选,亲手篆刻的,怎会有错?


风筝上的栗子(FZSdeliumang)

 查看原文  分享到微信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
FZSdeliumang
栗子在风筝上?没错,我要上天了。
最新文章